拉加德强调中长期通胀预期仍萎靡,欧元短线下挫逾20点

2021

09-09 20:49

点赞

导语:北京时间9月9日20:30,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出中长期通胀预期仍萎靡。截至发稿,欧元兑美元下挫逾20点至1.1811。
北京时间周四(9月9日)20:30,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出中长期通胀预期仍萎靡。截至发稿,欧元兑美元下挫逾20点至1.1811。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稍早前,欧洲央行决议宣布,维持三大政策利率不变,维持PEPP额度1.85万亿不变,但降低了购买速度。欧洲央行向解除大流行期间实施的紧急抗疫购债计划迈出了象征性一步,

拉加德:前景风险大致平衡,有利的融资条件至关重要。

量宽


拉加德:欧洲央行决定不缩减购债,而是校准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欧洲央行为未来三个月重新调整了刺激计划。当疫情对通货膨胀的影响被重新吸收时,PEPP将开始放缓。PEPP结束时,欧洲央行的工作并没有结束。

拉加德:将在未来几个月做好准备,在12月份进行讨论。

增速


拉加德:经济复苏的反弹阶段日益深入,欧元区将在第三季度实现强劲增长,预计经济活动到年底将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欧洲经济基本上重新开放。

但拉加德强调,供应链瓶颈阻碍了生产,德尔塔毒株疫情扩散可能会推迟经济全面重启。经济恢复建立在疫苗接种成功的基础上。疫情对经济的损害被抵消之前,还有一段路要走。

欧洲央行预计2021年GDP增长率为5%,高于6月份预期的4.6%;预计2022年实际GDP增长率为4.6%,低于6月份预测的4.7%;2023年GDP增长率为2.1%,与6月预期一致。

通胀


拉加德:潜在的价格压力正在缓慢积聚,长期通胀预期的指标已经提高,但仍然低于目标。通胀上涨很大程度上是暂时的,主要受油价影响,明年通胀率将再次下降。

欧洲央行预计2021年通胀2.2%,6月预期为1.9%;2022年通胀为1.7%,6月预期为1.5%;2023年通胀1.5%,6月预期为1.4%。预计薪资只会温和增长。

就业


拉加德:劳动力市场正在迅速改善。

去年,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企业停摆,人们不得不疏离社交,欧洲央行竭尽全力支持经济。但随着失业率下降和通胀水平随着正常生活的恢复而反弹,欧银决策层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其正式承认最糟糕时期已经过去。

然而,欧银的举措微不足道,未来几年仍将提供大量货币政策支持,反映出央行官员的忧虑,即过早削减支持措施会破坏多年来实施的刺激政策——这对欧洲央行来说是一个危险的前景。在通胀目标持续近十年未达标后,欧洲央行已经深陷信用赤字。

欧银很难先于美联储动手


欧元区通胀目前处于10年高位,但预计明年初将大幅回落,并在2023年之前再次低于欧洲央行设定的2%目标。欧洲央行也不愿赶在美联储之前采取大动作。美联储现在对于是否要撤回超宽松政策似乎有点犹豫,这让欧洲央行不得不采取平衡措施。

一方面,欧银需要承认新冠危机——支持抗疫紧急购债的理由——正在消退。另一方面,它必须向市场保证,这不是逐步退出宽松政策的开端,并仍将坚定不移的承诺提高消费者价格。

目前的困难在于,欧洲央行必须发出结束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的信号,同时承诺通过其他工具维持支持,保持政策总体方向大致不变。鉴于经济活动正常化,将PEPP延长至明年3月之后将很难证明是合理的。

欧洲央行也可以选择措辞松散的表述,让政策制定者在他们对市场反应不满意的情况下可以在1.85万亿欧元(2.19万亿美元)PEPP下购买多少债券拥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

调查显示,即便第四季度欧银抗疫紧急购债计划的债券购买量从7月份的约800亿欧元降至每月600亿至700亿欧元,按照历史标准,购债规模仍然很高。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在8月初跌至-0.50%的六个月新低,且目前依然是负收益率。

这将要求欧洲央行将重点转移到更严格、更长期的资产购买计划(APP)上。现在的规则要求欧洲央行购买任何欧元区成员国的债券规模不超过1/3%,且购债必须按照各国经济规模成比例地进行。

为了使APP符合目标,欧洲央行将需要增加购买量并改写灵活性规则。但管理委员会的保守派成员可能会因为担心欧洲央行的行为已经超出其职责范围而抵制。

百达策略师Frederik Ducrozet表示:“中期经济前景变化不大,下行风险依然存在,而且(利率)仍处于纪录低位,这需要特别有力或持久的政策支持——与减少量化宽松并不完全一致,更不用说先于美联储动手了。”

凯投宏观首席欧洲经济学家Andrew Kenningham说:“欧元区的发展方向与日本相同。我们认为他们不会在我们的预测期间内达到可以加息或停止资产购买的程度。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日本一直在实施QE,所以欧洲央行完全有可能也做20年。我们不要把它看得很不寻常。”

鹰派人士逼宫


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欧洲央行一直保持着超宽松的政策,并在7月公布新战略时承诺将有更长的宽松期。但是,夏季期间通胀压力的上升速度比许多人预测的要快。

最近欧洲央行的鹰派人士,如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已经对高通胀的危险发出警告,认为在大多数欧洲央行决策者不想改变政策的时候,通胀正在偏离预期,可能不像欧洲央行预测的那样是暂时的,尽管由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领衔的鸽派人士则认为通胀压力是暂时的。

欧洲央行(ECB)管委霍尔茨曼在为Eurofi杂志撰写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欧洲央行可能会比现在许多人预期的更早收紧政策,因为通胀压力可能被证明是更持久的。

兼任奥地利央行行长的霍尔茨曼表示:“有可能我们能够比大多数金融市场专家预期的更早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他说,他看到潜在的物价上涨压力来自于持续存在的全球供应瓶颈、劳动力短缺、积压需求、气候变化政策带来的成本效应,以及更高的整体通胀强化通胀预期。

霍尔茨曼还说:“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过早地撤回宽松政策,而是意味着需要宽松政策的时间将比市场预期得短。”他并表示,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导致金融失衡、不利的分配效应和低效的资本配置。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资深宏观策略师Bas van Geffen说:“目前的通胀趋势本质上是暂时的。不过,存在着通胀持续时间超过预期的风险,这可能是由挥之不去的供应链问题造成的。然而,这些问题最终会自行解决。持续的高通胀势必会削弱消费者的消费能力...(但)或许工资水平也无法赶上更高的通胀。”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一买财经无关。一买财经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