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紧缩政策或令美经济衰退风险增高

2022

05-06 09:31

点赞

导语:为遏制飙升的通胀,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4日“罕见地”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50个基点至0.75%到1%之间。然而分析认为,美联储加速加息可能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同时将对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市场带来影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为遏制飙升的通胀,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4日“罕见地”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50个基点至0.75%到1%之间。然而分析认为,美联储加速加息可能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同时将对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市场带来影响。

美紧缩措施效力有待观察

美联储5月4日宣布多项紧缩货币政策的措施,被业界认为是遏制高通胀的“找补”行为,但效力有待观察。

美联储当日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50个基点到0.75%至1%的水平,还将从6月1日开始以每月475亿美元的步伐“缩表”。

有分析指出,虽然本次美联储决议公布了大幅加息以及缩表的“鹰派行动”,但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美联储也有“鸽派”的表现。比如美联储临时主席鲍威尔的表态给市场已开始体现的未来75个基点加息预期泼了冷水。法新社也评论称,尽管美联储的决定本身是鹰派的,但与市场的高预期相比,这些决定明显是温和的。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评论称,这是美联储自2000年以来首次加息50个基点,目的是为了尽快控制住创40年新高的通胀。

芝商所“美联储观察(FedWatch)”工具显示,期货市场对美联储在6月15日议息会议上加息的预期已经大幅跳水。最新的数据显示,期货市场预计美联储有76.4%的概率将在下月的会议上加息25个基点,有23.6%的概率“按兵不动”。瑞士百达财富管理团队则表示,预计美联储将在6月政策会议上再次加息50个基点,7月则恢复至加息25个基点。今年下半年,美联储或会以较为平缓的步伐继续加息。

去年2月初,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教授萨默斯就撰文警告,美国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可能引发“一代人未曾见过的通胀压力”,美国需快速调整财政和货币政策以应对通胀风险。然而,拜登政府和美联储屡次用“通胀暂时论”来淡化风险。

事实证明“通胀暂时论”是明显误判。美联储去年12月放弃通胀“暂时性”的表述,决定加快缩减资产购买规模。此后,包括鲍威尔在内的美联储官员承认通胀上升比预期幅度更大、持续时间更长,美联储政策重点也逐渐从促就业、稳经济转向抗通胀,但其政策调整已远远落后于通胀形势。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加里·赫夫鲍尔表示,美联储去年五六月份就应行动,却向市场发出了错误信号,未及时遏制通胀,是巨大的“人为错误”。

经济衰退风险仍存

目前,美国经济正面临通胀高企、劳动力短缺、供应链中断、外部需求下降等多重挑战。分析指出,美联储加速紧缩货币政策虽为了快速“阻击”通胀持续攀升,但也存在威胁经济长期稳定复苏的风险。美联储官员曾表示,量化宽松政策为2020年衰退期间的经济提供了缓冲,投资者预计紧缩政策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美国30年期抵押贷款利率等较长期借贷成本自今年初以来已经大幅攀升。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由于住房抵押贷款利率不断攀升,无能力购房的美国家庭在大大增加。目前,约10个美国家庭中就有一个家庭无力购房。由于长期利率飙升,包括住房抵押贷款利率在内,汽车贷款利率和企业借贷成本等均将相应提升,导致消费者购房、购车以及企业借贷行为减少,很有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拖累经济的复苏步伐。

不仅如此,美国劳动力市场供需状况出现严重失衡。美国自动数据处理公司(ADP)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美国私营部门就业人数环比上涨24.7万人,涨幅较上月大幅收窄且远低于市场普遍预期。ADP首席经济学家内拉·理查森认为,美国劳动力市场复苏势头显示出放缓迹象。虽然企业招聘需求依然强劲,但劳动力供应严重短缺导致商品生产商和服务供应商就业增速均有所放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一项调查显示,紧缩步伐的加快和顽固的通胀导致大多数受访者相信,美联储不会实现软着陆。当被问及将通胀降至2%是否会导致经济衰退时,57%的受访者表示会。德意志银行预计美国经济将于明年晚些时候陷入衰退,成为第一个预测美国衰退的大型银行。前美联储副主席罗杰·弗格森本周接受CNBC采访时也表示,目前来看衰退可能性非常高,已经几乎无法避免。他预计美国经济将在2023年陷入衰退。

新兴市场或遭多重冲击

与此同时,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也可能加剧新兴市场资本外流压力、推高债务风险,造成负面外溢效应。

美国企业研究所经济学家德斯蒙德·拉赫曼表示,随着美联储进入紧缩周期,美国利率对投资者变得更具吸引力,资金将大规模从新兴市场经济体回流美国。他指出,世界银行已经发出了警告,这种资本回流可能导致高负债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出现债务违约潮。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经济学教授豪尔赫·马奇尼表示,美联储加息的决定将对受新冠疫情冲击的发展中国家经济产生不利影响。受疫情影响,很多发展中国家公共债务水平达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30%乃至50%以上,一些拉美国家甚至达到了60%。美联储此时加息,将大大增加发展中国家取得新信贷的难度,也加重了这些国家的偿债压力。

埃及开罗萨达特学院经济系主任埃哈卜·德苏基称,考虑到俄乌局势日益加剧,供应链不畅等问题,投资者从包括埃及在内的新兴市场撤出是很自然的,因为危机来临的时候,资本市场通常选择那些经济稳定的国家。在中短期内,新兴市场可能面临一系列金融和经济挑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日前指出,由于发达经济体收紧货币政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面临借贷成本上升、资本外流等风险。为此,各经济体应使用现有政策工具,包括延长债务期限、利用汇率弹性、进行外汇干预和资本流动管理措施等,予以灵活应对。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一买财经无关。一买财经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