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汽油柴油疯长,原油连续第二天冲高回落,涨到位了?

2022

06-02 08:29

点赞

导语:能源研发中心称,油价的走势符合我们的判断随着消费旺季的到来,石油市场尤其是成品油供应紧张局面得到有效改善的可能性仍是较低,油价强势格局估计还是很难撼动。
 连续第二天油价冲高回落,短线延续了高位调整,油价自身有技术性调整需求,再叠加OPEC会议、美国EIA周报等时间窗口让部分投资者持观望态度,API数据显示美国原油汽油继续去库,当前原油市场供需局面让投资者对当前油价所处的位置并不恐慌,油价的走势符合我们的判断随着消费旺季的到来,石油市场尤其是成品油供应紧张局面得到有效改善的可能性仍是较低,油价强势格局估计还是很难撼动。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近期投资者对宏观层面预期左右摇摆,风险偏好起起伏伏,近二因经济陷入衰退的担忧升温,欧美股市持续走弱对市场情绪有一定影响。另外昨天引发油价跳水的欧佩克成员国考虑把俄罗斯排除在产量协议之外这个消息暂时也被市场证伪,周二晚间有消息人士称欧佩克+联合技术委员会(JTC)会议没有讨论将俄罗斯排除在石油供应协议之外,在这之前沙特也表示和俄罗斯合作愉快,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称与欧佩克+的合作仍然是有意义的,这缓解了之前市场担忧的OPEC大幅增产风险,OPEC月度会议6月2日召开,大概率会继续执行9月到期的产量管理计划。总体来说OPEC可能会安抚市场,部分国家也可能会逐步增加产量,但显然OPEC并不想去主动打压油价。

  欧洲柴油、美国汽油期货均继续大幅刷新历史高点,欧美成品油市场难降温,油价强势格局短期内很难发生大的变化。要注意油价自身处在技术性调整阶段,OPEC会议期间油价可能会有大幅波动,另外通过布伦特主力合约在120美元关口的表现来看,这个位置还是有明显的挑战,还是比较容易出现反复,注意节奏把握。

要闻
【1】根据美国汽车协会(AAA)的数据,目前美国汽油平均零售价为每加仑4.622美元,高于一个月前的每加仑4.178美元,比上年同期高出50%以上。

  与此同时,纽约商品交易所汽油期货周二收于每加仑4.08美元的纪录高位,超过5月初创下的上一个峰值。期货价格的上涨,意味着汽油零售价还会继续上涨。

  在汽油价格再创新高之际,美国前能源部长丹·布鲁莱特(Dan Brouillette)警告称,如果拜登政府不设法增加石油产量,美国人将面临更高的汽油价格。

  布鲁莱特周二在一档节目中发表了上述观点。他认为,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美国能源生产不足是导致汽油价格不断上涨的原因。

  “2019年,美国每天生产近1300万桶石油。而当前,我们的产量约为1150万桶,相差了150万桶,”他表示,“正是这种稀缺性造成了今天市场上出现的大部分价格上涨。”

  布鲁莱特还指出,因为疫情封锁,一些国家的石油需求有所下降。一旦这些需求“回到市场”,若拜登政府不增加美国国内石油产量,美国人一定会再次感受到汽油价格上涨的痛苦。

  拜登政府把创纪录的油价归咎给石油公司。对此,布鲁莱特指出,政府在石油生产方面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政策制定者应该关注那些许可程序,确保它们不会成为增加美国能源产量的障碍或绊脚石。

  他还表示,美国不应该从“一种燃料来源过渡到另一种燃料来源”,而是需要采取措施生产“更多的能源”。只有生产更多能源,价格才能趋于缓和,才能推动经济向前发展。而为了做到这一点,美国需要各种形式的能源,包括可再生能源、石油和天然气以及核能。

  【2】油轮被扣留后,希腊完全无视伊朗反制措施。当地时间周一,希腊政府警告所有本国籍油轮需要避开在伊朗水域航行。

  希腊曾于4月扣留了一艘装载伊朗原油的俄罗斯油轮,并将把石油移交美国。伊朗对此强烈不满,并很快做出反制措施: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27日发表声明称,由于违反相关法律,两艘希腊油轮当天在波斯湾海域被扣押。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当天在推特上说,伊希两国关系“始终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之上”,决不能被严重短视的误判阻碍,包括“由第三方指挥的拦路抢劫”。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同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警告称,如果希腊“继续从事恶意行动”,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可能扣留另外17艘正在波斯湾航行的希腊船只。

  海上油轮监测数据显示,目前至少有十几艘希腊油轮在伊朗附近水域,而且希腊是航运大国,全球近四分之一的油轮都会挂希腊旗帜航行。2022年3月至5月,希腊油轮约占从俄罗斯出口石油的油轮总运力的60%,而2021年同期约占33%。此外,将伊朗与海湾国家隔开的霍尔木兹海峡也是石油贸易的重要海域,每天通过该海峡的石油贸易量约占全球海上石油贸易的三分之一。

  【3】俄罗斯炼油商先发制人隐藏进入美国的石油来源;

  据华尔街日报,欧洲对俄罗斯原油实施了迄今为止最严厉的制裁,但船运商和炼油商正在通过掩盖原产地将石油运往市场。部分据信由俄罗斯原油制成的燃料在上个月抵达纽约和新泽西。根据航运记录、路孚特数据以及位于赫尔辛基的智库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的分析,这些货物是从印度的炼油厂经由苏伊士运河运到大西洋对岸的。据报道,俄罗斯石油也在海上的船只之间进行转移,这是过去买卖受制裁的伊朗和委内瑞拉石油的惯用伎俩。据航运公司称,这些石油转移发生在地中海,靠近西非和黑海海岸,然后运往印度和西欧等地。

  沃尔夫研究公司也认同这一观点,称尽管俄罗斯石油产量自战争开始以来有所下降,但出口仍保持着“惊人的韧性”。该公司表示,俄罗斯已经改变了出口到印度等地的路线,这在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船只运输中可见一斑。分析师指出,与去年同期相比,5月份通过这条关键水道的交通流量增加了47%。

  根据商品数据公司Kpler,俄罗斯石油出口已经受到一些欧盟成员国先发制人的打击,因为他们预计除了美国等国家的禁令外,欧盟还可能采取其他措施。该公司指出,俄罗斯“在海上”的原油数量本月飙升至近8000万桶,而俄乌战争前不到3000万桶。

  分析师表示:海上原油存量的上升,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原油流向了更远的地方——特别是亚洲。在俄乌战争之前,更多的俄罗斯原油被运往附近的西北欧目的地。
文章来源:能源研发中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一买财经无关。一买财经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